<form id="f9xhb"><sub id="f9xhb"></sub></form>
          <track id="f9xhb"></track>
            <ruby id="f9xhb"></ruby>
            <dfn id="f9xhb"><big id="f9xhb"><ol id="f9xhb"></ol></big></dfn>

            昆山數控機床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新聞分類

            數控機床近三年扣非凈利潤累計虧損32億

            數控機床近三年扣非凈利潤累計虧損32億

            發布日期:2021-07-10 10:52 來源:http://www.sfdk-cn.com 點擊:

            機床作為“工業之母”,是一個國家制造業水平高低的象征。隨著我國汽車、航空航天、船舶、電力設備、工程機械等行業快速發展,對機床市場尤其是數控機床產生了巨大需求。

              但國內機床企業并未抓住發展機遇,反而頻繁暴雷,有巨額虧損的,還有債務違約的,甚至還有破產的。

              為了準確反映出真實的經營情況,我們這里說的虧損,是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虧損,如下表所示,有5家機床連續三年巨額虧損,三年的虧損總計高達47.84億。

              按照營收排名,沈陽機床、秦川機床在15家A股機床中分列二位,華中數控和青海華鼎也排在行業中游,只有華東數控營收排名墊底。

              在這里我們重點說一下沈陽機床,近三年扣非凈利潤累計虧損32億,再往前看,沈陽機床從2012年起扣非凈利潤就一直是負數,但是每年都有好幾千萬的非經常性損益。

              直到2015年、2016年,沈陽機床幾乎沒有業務外的收入,連續兩年凈利潤為負才被次ST。

              本來2017年也該虧損的,但是處置長期股權投資產生的投資收益多達12.4億。沈陽機床將幾家子和一些部門的全部資產和負債轉讓給了母沈陽機床(集團)有限責任,獲得收入10.56億元。

              通過這一操作,沈陽機床的負債少了35億,負債率從99.80%下降到95.23%,而營業收入也少了21億。但是這樣至少能保住上市資格,終把2017年凈利潤定格為1.18億元。

              當然這也反映了沈陽機床所面臨的困局,負債率居高不下,近3年的財務費用累計26.74億。就憑現在的經營狀況,幾乎沒有償債能力,每年經營現金流凈額至少都是-11.23億,2012年至今已經-101.82億了。

              近年來,大連機床因多起債務接連違約而被外界所熟知,公開市場債券就有多達8個違約,截至今年4月底,共有114家債權人向管理人申報債權,申報債權總額達到224.22億元。

              2017年11月,該被法院裁定破產重整。而一道納入破產的還有它的控股母大連高金科技發展有限。這家的控股股東陳永開,今年5月被公安部列為A級通緝犯,此前他涉嫌騙取貸款被公安部門立案偵查。

              除了債券違約,大連機床及其子在其他金融機構的貸款也出現大面積逾期,的“債主”中國銀行涉及金額達20億元,僅逾期借款就達13.95億元。

              在大連機床諸多的債權人中,還有一家同行——華中數控。華中數控于7月13日發布公告,稱大連機床合并重整的27家中,有4家合計欠華中數控3452.59萬元。而且華中數控還持有大連高金數控有限18%的股份。

              受到大連機床破產的影響,華中數控將計提應收款項壞賬準備2239.96萬元,對可供出售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準備897.68萬元,影響2018年上半年利潤3137.64萬元,預計半年報凈利潤至少虧損4500萬元。

              如此看來,即使不考慮壞賬和減值的影響,華中數控業績依然虧損,和沈陽機床一樣,2012年至今扣非凈利潤一直都是負數,現金流情況也非常差。

              不過與大連機床相比,沈陽機床、華中數控已經算幸運的了,后兩者的實控人分別是地方國資委和高校,而大連機床自從2004年改制后,實控人就一直是陳永開,或許這就是與后兩者的區別吧。

              但不管是民營控股還是國有控股,國內機床企業的發展都已經到了瓶頸期,債務居高不下是他們的通病,所謂的龍頭沈陽機床也不過是茍延殘喘的活著。

              華東數控是一家小型的數控機床企業,每年營收不過2、3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常年都是負數,2017年出現兩筆債務逾期,共計達1.45億元。

              近年來,雖然華東數控擬通過增發、重大資產重組等方式、方法扭轉的困局,但都遇到了眾多阻力。2017年的兩次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也均以失利告終。

              2013年,大連機床的母高金科技出資3.2億元認購5000萬股華東數控普通股,持股16.26%,并在幾度增持后,成為華東數控股東。

              但因高金科技負債累累,持有的華東數控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等一系列原因,大連機床終借殼失敗。由此可見,大連機床的債務問題早就已經暴露。

              實際上,近年來數控機床市場規模在不斷擴張,2016年,我國數控機床銷售額為2732.3億元,同比增長7.69%。2017年銷售額約為3060.3億元,首次超過3000億元。

              這與上文所說的破產、債務違約、巨額虧損形成了強烈反差,而歸根結底在于供需兩端的矛盾。

              簡單來說,我國數控機床行業的供需矛盾,主要體現在低檔數控機床的產能過剩和高檔數控機床的供應不足。

              由于低檔數控機床行業門檻低,進入企業多,且近幾年低檔數控機床市場有效需求不足,該領域已經出現產能過剩的現象。反觀高檔數控機床,需求越來越大,供給則完全跟不上。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數據統計,2013年我國高端數控機床的需求占比已經達到10%左右,2017年大約在15-20%之間,但是在這期間高檔數控的國產化率僅從2%提高到了6%,國內大多數高檔數控機床都依賴進口。

              正因為國產機床無法進入高端市場,才造成了我們上文所說的困局?;叵?006年,大連機床在美國金屬協會“世界機床500強”排名中位列第8,但是經過11年的發展后卻以破產告終。而經常被人提及的數控龍頭沈陽機床,實際上也舉步維艱了。

              頗為諷刺的是,就在5個月前,數控機床行業還曾為工業互聯網歡呼,不少數控概念股借此機會連續封板,但貿易戰風暴降臨,這些數控企業就像芯片那樣被打回原形了。

              如果高端數控技術繼續控制在外人手中,國產機床又如何能看到翻身之日,浮現在眼前的不過是一出又一出的悲?。合仁蔷揞~虧損,再是債務違約,后會有越來越多的破產出現。


            相關標簽:

            上一篇:數控儀表車床?的劃分標準
            下一篇:沒有了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分享